给我纸

路过老福特

明明

Aaa阿笛:

     明明

      【作者微博@糸色冇 】
      【拉娘视频衍生文。视频戳微博:@阿笛_Moveon】

 

 

  明明还握在手中,明明。

 

 

 
  
  1.

 

 

  如果没有遇见她们,一切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?
  
  烟雾缭绕,钻满了整个卧室,羊绒毯上全是女人抽烟散落下的痕迹,灰的白的,洁白的信乱七八糟地在红色的地毯留下野兽兽爪般的疤痕,从卧室门口逶迤到床前,女人没有去管那些信,只是躺在床上,目光涣散,手还保持着抽烟的姿势,宛如石雕。 
  
  床头除了香水与玫瑰,还有两个相框,一个立着,一个扣着,立着的相框里的相片还算新,两个女郎手握着手,胸贴紧胸,姿势缠绵,笑容妩媚,嘴角噙着甜蜜,另一个相框却已经旧了,里面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女郎,她穿着紧皮裤与衬衫,坐在阶梯上深情地看着前方,好似前方有她爱的人。有些爱情就像呼吸一样,即便已经呼出肺,却会变成另一种东西,留在身边,提醒你这过去的山盟海誓,无法舍弃。
 
  一滴泪从女人的眼角缓缓滑落,女人是措手不及的感受到了,太多的东西都从身边流失,不管是玛莎还是米娅亦或者其他,好似刚打了一场仗,一些人已经死去,一些人却还在继续奔赴前线,唯独留下她依旧看似风平浪静的活着。
  
  一群人忽然出现在她身后,手里拿着武器,气势汹汹要来征讨她。
  
  听到声响,女人撑起身子,仰头看他们,嘴角突然绽开一抹笑,平静且释然,她早已预料到自己的结局。

 

她这一生恨过爱过,失去过得到过,有两个最重要的爱人,两段至始至终无法割舍的情事,这就足够了,只是可惜的是,她还没能为她们再照一张相。
  
 
  
  2.

 
  
  吉尔达是在一场舞会上遇见米娅的。
  
  宽敞的房间里人声鼎沸,红艳妖娆的灯光散漫地飘落,像女人的唇一样覆上在交杯换盏的人群身上,纸醉金迷,吉尔达挽着同性爱人玛莎的胳膊,自然而然地同人问好,无视四周揶揄或探究的目光,小提琴琴声舒缓,拉长的尾音使其带了点不期的诱惑,为正在舞池中央跳舞的红衣舞女增添了几分迷乱。
  
  丰满的舞女游走在舞伴的身边,或贴近或疏离,黑丝紧紧裹住修长的双腿,在开叉的舞裙里若隐若现,忽抬高忽落下,男士们窃窃私语,交换着不言而喻的目光,却还要假模假样的咳嗽两下,像是捡起深夜寂寞的少妇不小心掉落的折扇般,看得见摸得着就是吃不了,挠的心里直痒痒,表面上却要装成正人君子问夫人还好吗?
  
  吉尔达在心里冷笑两声,什么都没说,她已经习惯了风月场合,这种事她见多了,倒是恋人玛莎感觉浑身不自在,一张小脸紧绷着,好似看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东西。
  
  “不习惯吗?”她红唇轻启,在玛莎的耳旁轻语。
  
  “有些,”玛莎垂了目光,低声说,“我忽然想起还有几篇新闻稿没整理,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“可我还没玩到尽兴,”她含笑着调戏她,其实就算玛莎不在,她也能玩到尽兴,她最擅长给自己找乐子了,有时还会给自己找到意想不到的收获,比如玛莎。
  
  吉尔达还记得,自己和前男友分手后,也是抱着找乐子的心态去酒吧一醉方休,然后在那里面遇见了喝的酩酊大醉的玛莎,她们说不上一见倾心,只是慢慢处着,久而久之就爱上了。
  
  “那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玩好不好?”玛莎依旧是那个模样,吉尔达却差点认不出来了。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  
  她只好慢慢抽出手,努力让自己笑的自然些,点头说好。
  
  玛莎离开了,留下吉尔达一人在这儿,因为玛莎,吉尔达没了兴致,只是坐在舞池角落默默地看着舞女发呆,舞女依旧在跳舞,舞姿热烈奔放,如一朵怒放的红蔷薇。她最喜欢红蔷薇了。
  
  酒终人散,吉尔达回到住所时已经是深夜,她打开门,玛莎早早地睡了,瞟了一眼书桌,稿件散乱,战争两个字让她眼睛有些疼,她不喜欢战争,战争会让她失去许多人与物,但战争并不能避免,只能逃避。
  
  她轻手轻脚地褪下衣裳,钻入床铺里,没有搂玛莎。
  
  
  3.
  
  
  她想自己喜欢上红蔷薇了。
  
  吉尔达自小长在红蔷薇遍开的地方,虽说喜爱,可难免也会觉得乏腻,和玛莎在一起后,却很少见到,玛莎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,家中养的花也大多都是些素色的花。
  
  每年春天,窗台浅白嫩绿融融,微风簌簌,玛莎侍弄花草,专心致志,她靠在墙上看玛莎,也是专心致志。白寒的阳光斜斜地溜进屋里,屋里满是去年隆冬的雪气与今年暖春的泥香,玛莎小心翼翼地给花浇水,几缕金发垂在胸前,吉尔达走过去将垂落金发挽至耳后,玛莎抬头看她,伸手要就要拿走她的烟,吉尔达轻巧躲过去,炫耀似的抽了一口眼,再缓缓地呼出来,玛莎也没生气,只是笑着再要去夺她的烟。
  
  爱情最美丽的时候,都存在回忆之中。
  
  “你还好吗?我看你最近有点不对劲。”
  
  玛莎端起咖啡浅抿一口,问正在发呆的吉尔达,吉尔达回过神来掩饰说:“我没事,只是没睡醒。”
  
  玛莎顿了顿,什么都没说。两人相敬如宾地吃着早餐,早无最开始那般腻歪,吉尔达一边吃早餐,一边想玛莎这几天的表现,脑内画面一帧一帧回访,忽地切到了那个仿佛红蔷薇的舞女的身上,那个舞女叫什么来着……?米娅吗?好像是的,她记得周围的男士在聊天时提起过,她只是顺便记下了。
  
  “吉尔达!上帝!你在干什么?!”
  
  玛莎的惊呼声打断了玛莎的思绪,一阵阵痛突然从嘴唇袭来,她后知后觉感受到疼痛,鲜血滴落在洁白的桌布上,晕染成一朵含苞待放的未知名的花。
  
  “疼吗?你为什么要把刀含在嘴里?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  
  连珠炮般的关心让吉尔达措手不及,一些东西改变了一些却尚未改变,她已经看不清自己的心。
  
  “没什么,我只是重新爱上了一个人。”
  
  “你重新爱上……什么?”
  
  片刻的失语使她们之间寂静无比,吉尔达眼睁睁地看着玛莎的眼里噙满泪水,却没有伸手去擦,一次恋情的结束等于再死一次,撕心裂肺,却仍是不长记性。
  
  “我爱上了一个舞女。”
  
  “她叫米娅。”
  
  “宴会上认识的,在你走的那天。”
  
  “玛莎我仍旧爱你,只是不像以前那样了。”
  
  她一字一顿地说着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没有落下来,玛莎的表情从开始的不可置信到面如死灰,她从未见过玛莎如此绝望。
  
  “那你欠我的照片呢?”
  
  “你说过的,会在我们的婚礼上给我拍一张照。”
  
  “那只是你骗我的甜言蜜语吗?”
  
  面对玛莎的质问,她苍白开口:
  
  “抱歉,不是我不想给你未来只是……”
  
  “够了!不是你给不了我未来,只是你不愿给我。”
  
  “吉尔达,我第一次发现自己错的如此彻底,并且无法回头。”
  
  玛莎抓起衣服冲了出去,像是避开瘟疫一样。吉尔达呆坐了一会儿,心里难受地紧,她站起身,慢慢踱到阳台,依旧是微风冷阳,只是今年的花并没有开。
  
  
  4.
  
  
  她终是和米娅在一起了。
  
  玛莎去了前线,她们为此大吵了一架。她是如此的自私,她不想她走,却伤了她。玛莎走的那天,吉尔达没有去送她,而是站在阳台侍弄花草,偶尔抬头看看远方,想着有一个人是否也会如此看着她。
  
  不可能有的,她恨她还来不及。
  
  她逃避着这个念头,却又无数次记起,她越是想要逃避,越是忘不掉。她心烦意乱,顺手就将一小盆花抽到了楼下,重物落地的声音让她猛然惊醒,急急忙忙跑到楼下收拾碎片,碎片割破了手指,血渗出来,她下意识往衣服抹,却被另一双手拉住了。
  
  那一双手十分白皙,却满布细小的伤痕,一看就是吃过很多苦的人,目光顺着平滑的肌肤滑至红艳轻滑的裙,再就是娇艳的唇与黢黑的发。
  
  是一个宛如红蔷薇的女人。
  
  吉尔达后来想起这一幕时,那颗死水般的心没由来的绞痛,她竟在玛莎离去那天再遇了米娅,这真是一个好笑的笑话,或许在长长久久的生命中,没谁离了谁不能活,注定要一人离去,另一人再来。
  
  和米娅在一起的日子,大概只能用夜夜笙歌形容,她们夜晚一起去舞池跳舞,腰肢轻扭,脸颊蹭着脸颊,像两条美女蛇,用属于她们的方式蛊惑别人欢愉自己,白天她去上班,吉尔达则坐在她的办公室里,一只腿搭在桌上,百无聊赖地抽烟,她也喜欢抽烟,医生说两个大烟鬼在一起是没好结果的。
  
  可吉尔达并不在乎有没有好结果这件事。她没火的时候就叼着烟去米娅那里蹭火,米娅用烟帮她点烟,她深深吸了一口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朝对方轻缓呼出绵长的烟,烟雾弥漫,也不知道迷了谁的眼。
  
  她还恳请别人为米娅与自己照了一张合照,照片里的她们正在跳舞,身体紧贴着,像要永远不分开似的。
  
  可她没有告诉米娅一件事,她还在想念玛莎。她对玛莎的想念不是刻意的,是自然而然尚不自知的,跟吃饭喝水一个性质。她想这就是她生命里的两段情事了,一段素白一段艳红,比起她人生那么多段情事而言,似水滴融进了汪洋,没多重要,却又十分重要。
  
  “如果不干脱衣舞娘,你会做什么?”
  
  “当一名护士。”
  
  这一段对话来自于一场电影后,黑白的荧屏与人们表情不一的脸构成了她对那晚的回忆,那天晚上她们走在街上,冷风呼啸,没过多久就要到冬天了,她们将风衣裹得紧紧的,浮萍飘摇,她竟生出了生命是如此不堪一击的感慨,她想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一个机会,可以洗去前事重新来过时,那些人会干什么,于是随口一问,可真没想到米娅回答了她,她偏头去看米娅的侧颜,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。
  
  她的心重重地跳了跳,那是将要失去什么的征兆。
  
  
  5.
  
  
  世界就是一个螺旋,所以连离别都那么的相似。
  
  吉尔达发现米娅不对劲是正式入冬后的几天,依旧醉生梦死的夜晚,白天的行踪却是飘忽不定,连用餐时也是像有话要谈,吉尔达收不了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,便打算偷偷跟着她一探究竟,她跟着米娅走过弯弯曲曲的小巷,来到一座偏僻的房子前。
  
  她躲在墙角后,从窗里窥到了米娅与一个男人正在收拾东西,她们似乎正在商量什么,却有没半点情人该有的暧昧。吉尔达不忍再看下去,她知道自己是要失去什么了。
  
  晚上的时候,她们难得没有去酒吧厮混,而是面对面坐着,一言不发。

 

“连你也要离开我了吗?”

 

吉尔达的问话让米娅的身体一僵,米娅抬起头,正正的直视她,筹备许久的事终于败露,她不知道该对吉尔达说什么才好,可是那是战争呀,她的祖国正在陷入名为战争的无穷漩涡里,太多太多的人和她一样背井离乡,只身来到异国,可没有人像她那么幸运,能遇见吉尔达。

 

“吉尔达,你曾经问过我,如果能重来一次,我会干什么,我回答我会去当一名护士,救死扶伤,这是我的夙愿,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我的面前,我没有理由不去抓住她。”

 

米娅走到她的面前,蹲下身握住她的手,微笑的看着她,此时娇艳的脸庞是如此的温柔,让她想起了玛莎。

 

“可你忘记了吗,两个月之后,我就会为你照一张婚纱照。”

 

吉尔达咬着唇,不想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

“我知道,可吉尔达,这是命运,你我无法更改。”

 

吉尔达猛地站起身,蔚蓝瞳孔波光粼粼,鼻头通红,指着米娅质问道;

 

“去他妈的命运!我只想你们活下来而已,就算不在我身边,就算你们不再爱我,也比拿去做该死的战争的陪葬品要好,你们为什么不明白呢,你也是,玛莎也是,你们为什么要去送死呢,好好活着不行吗……好好活着不行吗……”

 

她终于受不了了,这该死的战争。

 

米娅紧紧地抱住了她,只是一个劲的说对不起。

 

可,对不起,还有什么用呢?

 

 

6.

 

 

错过的爱还在心头,不肯说守着伴梦。

 

 

7.

 

 

法国沦陷,战争避无可避,吉达尔干脆也不避了,找了一个德国军官夜夜欢歌,不问世事。她也知道有很多的人看不惯她,说她是败类,是婊子,她全都不在乎。

 

没有了心,还怎么能在乎呢。

 

 

8.

 

 

她的爱人走啦,在那遥远的异乡。

 

即使有许多许多的信飞过辽阔的海洋,穿云破雾,都不能带回她的爱人。

 

 

9.

 

 

在彻骨的思念前,时间也不过是一副副作用强烈的止痛药。

 

她还记得,当年她是怎么淋着雨,不管不顾地敲开了玛莎的大门,故作掩饰说自己没带伞,雨太大了,她想进来躲一躲,那天玛莎画着红唇,让人眼前一亮,并且有能让人为她奋不顾身的魔力。玛莎给她拿来干毛巾和热咖啡,手心的热咖啡暖乎乎的,她心底也是暖乎乎的。玛莎站在她的身后给她擦头发,说她以为她已经忘记她了,她笑着说怎么会,我怎么会忘记你。

 

玛莎又问她为什么,她半开着玩笑说,因为你非常漂亮,我可不会忘记漂亮的人。玛莎噗嗤一笑,继续温柔地为她擦头发,她没有告诉玛莎,没有忘记你的确因为你漂亮,可世界上漂亮的人千千万,唯有你使我倾心。

 

那天晚上,她们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

她穿着玛莎的睡衣,躺在床上,周围都是玛莎的气息,淡淡的香水味,玛莎是一名新闻记者,经常要熬到深夜,她闭起眼睛假装睡着了,却悄悄睁开一条缝,光影交错,玛莎的背影落在她眼里雾蒙蒙的,看不真切,可就像着了魔般一直看,一直看。突然,玛莎离开案前,走过来,她连忙闭紧双眼,生怕玛莎发现自己没有睡着,头顶微凉的触感让她心重重一跳,她听见玛莎长舒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:

 

“幸好没发烧。”

 

那一刻,她好像被轻柔洁白的羽毛覆盖,铺天盖地,一路绵延到心尖尖上。

 

她亦不能忘记米娅,那个会在深夜给她跳舞的女子,那个会在她生病的时候推掉一次收入可观的演出,就为了照顾她,那个没有错,还会给自己说对不起的女子。

 

这一切明明还映在我眼中,怎么转眼旧了。

 

 

10.

 

 

“讣告……”。

 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

 

11.

 

 

番外:玛莎的遗书

 

 

“亲爱的吉尔达:

 

      

等你见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不在了。

 

我想你还在生我的气,怨我为什么要去战场,可我也在生你的气,气你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回一封信给我。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到前线之后,我才发现这里比自己想象中要惨烈许多,源源不断的伤员被运到后方,一些士兵的尸体还来不及掩埋就再度被炮弹炸毁,每个人夜不能寐,生怕睡着之后就不能再醒来,金钱、名誉在这里则是一堆粪土,最重要的仅仅是活着。

 

写这封信之前,我才经历了德军的一轮轰炸,危难之际,我心底除了生的念头,就只剩下你,而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没有在临行前对你说我爱你,即便你已经心有所属。

 

吉尔达,我爱你,我比谁都爱你。

 

回想过去的三年时光,以及未来的时间,我发现我最大的愿望,不过是和你在一起,拥有一个温暖的家,早上能交换一个早安吻而已。可当这一切都无法实现时,我实在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,吉尔达,对不起,我还是离开你了。

 

如果有一天,我们还能再相遇,希望那时,我们能重新来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玛莎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

12.

 

 

明明还握在我双手中,怎么却成了空。

 

明明。明明。

 

 

END。

 

 

 

*BGM:明明——林忆莲
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给我纸Aaa阿笛Di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给我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