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我纸

路过老福特

【安曲】伤心一题,怒目而向


事实上这个世上没有谁是曲筱绡恨的,游戏人间是她的态度。讨厌就捉弄,喜欢就追取。
她捉弄人的时候未必就恨这个人,有时候对她来说仅仅是有趣,她就是喜欢看她不喜欢的人被戳穿假面具,她就是讨厌这些人,明明暗流涌动,偏要装的完美无瑕,恶心。
所以当她饶有兴趣的戳着樊大姐和王柏川的痛脚时,她是没有任何内疚。两个人带着虚伪的面具,扮着富女佯着大款,装什么装啊,呸!
“曲筱绡!”安迪第一遍喊曲筱绡的名字时,曲筱绡愣了一瞬,说实话,她心里梗着,安迪喊过她小曲,说过她是小滑头,这么连着叫原名,还是认识以后头一回。
也许是酒意上涌,也许是面前的樊胜美一脸淡然清高让她更加鄙夷,她非要揪出她的狐狸尾巴。
她才不会停,现在停下来只有自己像个恶人。
恶人就恶人了,安迪向她拼命使着使眼色,曲筱绡心里越发不是滋味,好,暂且放过这樊大姐,她言顾左右而言他。
王柏川打定主义要跟樊胜美谈判相对,不论结果如何,他下了决心,可是决心没用,樊胜美一句“又不是吃不起”,噎得王柏川脸都绿了。
曲筱绡看着樊胜美的样子,心里真是笑疯了,不像平日里听了安迪的冷笑话,她能够敞开心扉笑得扑在地上,说实话,这时候她真的,有那么一丁点可怜樊胜美。

可是谁没穷过啊,谁天生就是咬着金勺子生出来的?贾宝玉还就带了块破石头,穷就有理了能作了?

她曲筱绡出生的时候亲爹也就是王柏川那样一个愣头青,跟前妻离婚净身出户,还拖了曲连杰那个拖油瓶,跟她妈好上的时候,就是个穷光蛋!
老曲那点臭钱,不还是他妈的借了老丈人的本,跟她妈一分一分拚来的?
穷就是能出卖颜面的理由?都说人穷志短,操你祖宗!她曲筱绡偏就是看不起看不惯这种人!

樊胜美也真是不负所望,气的王柏川直接离席,安迪又一次冲她吼,“曲筱绡”三个字,难得这回喊的字正腔圆,清清楚楚。
可惜了场合。
曲筱绡抿起嘴,放开眼前的樊大姐,像只斗伤却又赢了赌局的大公鸡,抖着鲜血淋漓的翅膀绕着自己的场地走。
饭桌上只有姚滨一脸看戏,剩下的各个拿她当恶人。

曲筱绡心里觉得好笑,恶人就恶人呗,本来也没人拿她当自己人,出事了想得到给她打电话找她,除此之外她们谁平日里想得到她一点?
她举了面前的酒杯泯了一口,朝着安迪撇过去,安迪一丁点儿也没有在意到她,奇点追王柏川去了,安迪绕过桌子到樊胜美身边安慰,樊胜美最后起身就走了,安迪不让她一个人走,跟着就上去了,呸!

曲筱绡一口吞掉玻璃杯里的清水,只觉得咽下去的是苦水,恶心的她倒胃口,可这世上只有她曲筱绡让人不痛快,身边还有两个樊大姐的小忠犬对她怒目而视,她当然要装作悠然自得的拿着筷子夹菜吃,吃的无比香甜,丘莹莹无比厌恶的拖着关关走了。
饭桌上就剩下姚滨,“欸,你刚刚冲的那个就是樊大姐,你上次让我捞的人?”
曲筱绡就当没听见,换了个菜继续夹来吃。
姚滨刚刚看戏看的起劲,这会儿却也看出曲筱绡不对劲,“欸?刚才坐我这边的那个就是安迪吧?你不是很帮她吗?她怎么吼你帮那女的?我说你这帮邻居了真是有趣儿啊,除了事儿就找你,这会儿都拿你当仇人了啊?”
曲筱绡终于听不下去,不再看桌上的菜,冷着眼睛看姚滨。姚滨被她看的慎得慌,自觉闭嘴。

直到这一刻,曲筱绡才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难过。
安迪对她怒目而向,吼她的声音在耳边清清楚楚的响着,震的她耳膜疼,疼得他她红了眼眶,酸了鼻子。
去你妈的姚滨!就你屁话多!
她握起空杯就往地上甩,吓了姚滨一跳,侧头一看只见碎玻璃溅了一地。
曲筱绡舒了口气,这世上,不在乎她的人,她都不在乎,一丁点儿也不。
可她在乎的人呢?
去,你,妈,的,安,迪。
曲筱绡在心里说,
去!你!妈!的!安!迪!

评论(21)
热度(35)

© 给我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