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我纸

路过老福特

一个混乱的夏橘(橘夏)随笔……

和都睁开眼的时候,夏洛克穿戴整齐,抱着胳膊坐在她床边的圈椅上。她穿的依旧是黑衬衫,纽扣也依旧一丝不苟地扣到最后一颗。
“早上好……”和都迷迷糊糊地呢喃道,窝在被子里翻了个身,柔软的被子擦过肌肤光滑的触感让她舒服的哼出了声,然后她才惊觉不对,“我的衣服呢?”和都抱着被子弹坐起来。
“醒了吗。”夏洛克的声音稳稳的传来,气压很低和都眨着眼睛转头看她,昨晚和夏洛克之间一些旖旎的画面闪过脑海。比如夏洛克在她身下喘息的时候。
“夏洛克啊,你也有并不熟悉的本领啊。”

记忆都涌回来,醉酒回到221b的和都抛弃了往日温和的面具,看到穿着睡衣靠在门边等她的夏洛克,在她说出糟糕的话之前把她困在怀里,推到墙上,也许是趁着酒劲,堵上这张说出许多让人难受的言语的嘴巴。

和都抱着被子看向夏洛克,白皙的脖颈和黑色衬衫对比鲜明,一些暧昧的痕迹,都是她留下的吗……昨晚真的醉的很厉害啊。

“你在发什么疯?!”夏洛克推开和都的时候喊道,“不是出去和男人约会吗,这个点才回来,跟那个人回家去了吧,身上还带着男士香水味,跟那个男人拥抱了,不,接吻了吧!”
“真厉害啊,什么都能猜到。”也许是因为酒精,平时会把不开心都吞回去的和都终于想把话都说出来,“那你为什么不猜猜,我为什么要回来呢?”

夏洛克不接话,稍长的刘海遮住半边的眼睛,和都又靠近她,看着她被自己粗暴地吻过的嘴唇,每次靠近都很想要吻,却连遐想都不敢的唇。

第一次萌生这种念头的时候,和都吓了一跳,她没有确认,只是下意识地应对,急急忙忙想赶紧找一份工作,离开夏洛克。
与年下男约会被夏洛克打乱的时候,真的很生气,可又些确幸。她果然来了呢,幸好夏洛克来了,可是却说出让人难过的话。
“难怪你没有没朋友。”
为什么会说这么过分的话,夏洛克不言不语走掉的时候和都就后悔了,可是,因为在她面前那样丢脸,所以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情。也许那样被夏洛克讨厌也不错,可以停止所有不应该的心思。

与摄影师约会,跟他回家,与他接吻,每一步都跟和都预想的一样。只是在最后被他触到背上伤口的时候,突然发现,她其实做不到这些。
和都发现自己做不到,在喜欢着喜欢人的时候,和别的男人上床,所以那一瞬间她就清醒了。
推开摄影师,回到221b,直到见到一切混乱心情的源头,才突然觉得安心。
因为终于见到了真正让她渴望的夏洛克,和都才突然想把所有的醉意都释放出来,也许根本不是音乐酒精,只是想借这个机会,把真正喜欢夏洛克,想得到她的心情都释放出来。

“夏洛克啊,你也有并不熟悉的本领啊。”
夏洛克不会接吻,吻过她的和都重新靠近她,用最近的距离看着她的脸。
其实夏洛克与和都差不多高,只是总是踩着高跟鞋,才总是显得比和都高很多。其实夏洛克是一个没有恋爱经历,本质上十分刻板的女人,像她平时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衫,严谨又刻板,和都这样想着,所以接吻都不会吧。

被这个难得胆大包天的女人重新吻上的时候,夏洛克很意外地没有再推开她,更放任她对自己做的所有事。

夏洛克被和都推倒在她卧室的床上的时候,已经体会过一次的情潮,就在和都的手下,然后又是一次。和都不知疲倦的要她,在她身上留下痕迹。

和都抱着被子看着夏洛克,忽然想起自己不着寸缕,她抬手掩住自己肩头的伤口,夏洛克看到她的动作果然起身坐到床边,抓住了和都的手臂。

“很小的时候看电视里放的动物世界,那个时候就明白了动物交配的原理,我只是,不想要恋爱。”
难得温柔的声音,和都的心微微颤动,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“夏洛克,昨晚……我……”想不到该说什么,开口又卡住。昨晚的一切,她是喝了许多的酒,可是她到底醉了没有?
和都的手被夏洛克拉着放下,她屏息看着夏洛克眼下带着青痕,昨晚真的很累吧,情潮中颤抖着抱着自己的夏洛克和眼前平静的脸重合在一起,和都想,其实……其实自己根本没有醉,只是清醒的趁着酒意,做了一切不敢,却想做的事情。
只是,为什么夏洛克不反抗,不阻止自己?这个了不起的侦探,明明有很多办法阻止自己这个愚蠢的家伙吧。

“从问题中排除所有不可能,真相自然会浮现出来,无论它有多么的离奇。”

夏洛克伸出另一只手,拉开和都抱在怀里的被子,欺身靠近。
她总是这么没有分寸地闯进别人的安全距离,虽然后来和都也学会了这样靠近她,可在发生亲密关系以后再靠这么近,怎么想都觉得危险,尤其此刻夏洛克又勾起了嘴角,露出那种让人觉得不安的笑。
“和都,你是个好老师。所以,请橘老师好好体会,学生学来的事吧。”

评论(20)
热度(104)

© 给我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