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我纸

路过老福特

一个混乱的abo故事,橘a夏o

ooc?再提醒一次~~橘a夏o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

这是在发生那天的事情后的一周。

橘和都整整一周没有回来,夏洛克没有给她发过任何消息,好像她并不关心这个室友的去向。
波多野太太十分担忧地问她知不知道和都去了哪里,夏洛克直接冷着脸回答“不知道”。
不是不知道,只是不想回答。
“啊,夏洛克是个和都吵架了吗?”波多野太太担忧的说,“好担心啊……”

担心吗?想到橘和都去哪里了这个问题,就还要想许多其他的问题,夏洛克第一次觉得自己胆怯了,她有些害怕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但是她最终还是去找了和都,就在那天以后的一周,在一个酒馆里找到了喝得醉醺醺的和都。
这个白痴完全不晓得自己的手机里被夏洛克偷偷安装了定位仪。
就算要想的问题没有答案,夏洛克还是决定先去找她。
她让司机帮忙把醉的没有意识的和都抗回了221B。

和都又占据了夏洛克的沙发,夏洛克坐在一旁等了一整夜。喜欢这种事情果然会让人变得愚蠢,世界上最难推理的不是什么案件,是这个白痴一样的女人的心思。

和都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地醒过来,夏洛克抱着胳膊靠着圈椅睡着了。安静的夏洛克和往日让人担心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,没有一点平日里小恶魔一样的嚣张气焰。是的,小恶魔,和都在心里偷偷给她起了这样的昵称,好像她每次口出狂言的时候,或者捣乱折腾人的时候,就像一个长着尾巴和耳朵的小恶魔。
或者像一只难以伺候的猫。

“夏洛克……”和都轻轻呢喃,那天以后她脑袋混乱地跑掉了,和都不明白自己,也不明白夏洛克。
在脑海里困顿着的她的全是那天晚上的场景。

解决了议员案件后,和都跟随柴田警官到警局配合完成调查口供,夏洛克早早走了,警官也习以为常,“那家伙一直这样的,她的部分的口供,就交给和都来完成吧!”
回到221B的时候,

“又是梦吗……”她翻身想从沙发上坐起,却噗通一下摔在地上,“痛……不是梦吗……”还好地上铺着很厚的毯子,并没有伤到哪里。
因为坐着的姿势并没有睡很深的夏洛克,立刻被她吵醒,惺忪地睁开眼看到坐在地上的橘和都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和都扶着沙发踉踉跄跄爬起来,“对不起……”连着说了两句对不起,她看都不敢看夏洛克,就要走掉。

“笨蛋,你又要去哪里!”夏洛克喊住和都。
和都停下脚步,脑袋里一片混乱。

双叶健人来找过她,和都没有问他是否已经知道了夏洛克被标记的事,他们坐在一起喝酒,健人难得不止有20分钟,与她说了许多话。

“夏洛克这个家伙啊,从小就觉得自己会成为和我这个兄长一样的alpha,甚至比我更强,可是在转换的时候,却发现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。”

在双叶这样的家族里,alpha往往能够成为下一代的领袖,或者自立门户出去;但是omega的话,往往会成为家族之间通婚的筹码,就像健人和夏洛克的父母,AO的组合,两个家族的结合。
这种情况在大家族里反而更加常见,遵习古老的传统,配成AO组合,为了养育出优秀的alpha,来领导家族。反而普通人家里,不是特别在乎孩子是ABO的哪种,只要能健康的长大,对父母来说都是幸福的。
家族里完美的omega,被作为联姻的筹码嫁给另一个家族里,只剩下生儿育女的责任,这样的人生对夏洛克这样的家伙来说,完全是不可接受的啊。

和都听着,仿佛看到16岁刚刚转换的夏洛克,不甘愿面对这种情况而难过愤怒。
“夏洛克原来的名字是夏莉莎,”健人回忆着过去,“双叶夏莉莎,很好听的名字吧?”
“嗯,很好听的名字。”和都回答。

“双叶夏莉莎,却被夏洛克自己杀死了。”
那时候抑制剂还不是十分流行,诞生不久,由于社会传统,加上价钱十分昂贵,只有一些人会够买这种新诞生的药物。

那时候还是夏莉莎的夏洛克仿佛自己已经预料到自己会转化为omega,偷偷地准备好了药物。
等候在她房间在的双叶母亲感受到女儿短暂的信息素暴动以后,一切就戛然而止,她深感担忧,闯进房间就看到夏莉莎一手鲜血淋漓,另一只手紧紧捏着注射器,“夏莉莎!!”母亲恐惧地抱住她,颤抖地抬起她的手,“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?!”
“夏洛克,”她用虚弱的声音回答母亲,“我是,夏洛克。”
信息素暴动的omega也许会迷失自己,从而陷入危险的境地,只有疼痛能够短暂的唤起自己的意识,于是她狠狠地割伤自己,在这短暂的清醒中给自己注射早已准备好的抑制剂。
AO结合诞生的孩子,大多数情况下不是alpha就是omega,极少数情况下会成为beta。夏洛克这样的人,早已考虑到所有的可能,尽管不愿意,但万一成为omega的话,她也不会就那样认命的。

那时候刚刚读大学的双叶健人陪着母亲守候在门外,看到了这个倔强无比的妹妹所做的一切。这个往日里无比神气,聪明,坚强的妹妹,此刻正虚弱靠在母亲的怀里,手上流淌下的鲜血坠落到地上。
就在那是个时候,他决定一定要做一个能够让夏莉莎依靠的哥哥。

“后来夏莉莎更名为夏洛克,去了英国念书。那里的医学研究是全世界最先进的,剑桥大学有主持抑制剂开发的项目。”双叶健人难得露出惆怅的模样。
和都看着他,也许这就是夏洛克原本期望成为的模样吧,一个优秀又强大的人。
可是就算成为了omega,夏洛克依旧优秀而强大呢。

进入新世纪以后,抑制剂的开发突破很快,很快它就成为一种随处可以买到的药物,信息素暴动的情况在现代社会里已经成为情侣间增加趣味的方式。

时间回到那天晚上,橘和都录完笔录回到221B,还没有进屋就感觉到了异常,屋子里满满的都是一种馥郁的香味,一种巧克力的味道。alpha的本能让她忍不住加快了呼吸,这是暴走的信息素。
波多野太太之前发消息说今天和朋友出去旅行,要隔天才能回来。这个点,留在家里的只有一个人。
“夏洛克?”和都想要推门进去,却从里面传来虚弱的声音,“不要进来……不要进来……”
和都的手握着门把手,犹豫着,屋里又传来夏洛克虚弱的声音,像是猫叫一样的嘤咛,就挠在她的心口,和都深呼吸,打开了这扇门。

和都看着门口,把所有的思绪赶出脑袋,回身面对夏洛克,“怎么了?”
“波多野太太七天没有见到你,十分担心。”夏洛克伸了个懒腰,睡在椅子上让她浑身难受,然后她又倒回了自己的沙发,上面还带着和都的体温。

“那你呢?”和都很难受,为什么经过那天晚上,夏洛克还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?因为根本不愿意吧,努力想要摆脱omega的命运,就算是危险的药物也愿意给自己注射,却和她这个毫无用处的家伙发生了关系,真是让人难过啊!

“果然……就算那天晚上和我做了亲密的事情,也是不情愿的吧,一切只是本能,如果不是我,也会有别人的本能!”和都沮丧地喊道,“那是就算不是我,也无所谓的本能啊。”

“你是笨蛋吗?”夏洛克爬起起来矗在她的面前,“在这里说什么本能不本能的?你以为,谁都可以靠近我的吗?”

和都不解,然后看她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把精致的小刀,熟稔地动动手指划开刀锋。
动作流畅,仿佛演习过无数遍,“你觉得我会考虑不到,这种万一吗?”
如果不是她愿意的话,靠近的时候就已经被她用这把刀刺穿肝脏,流血而亡了。

和都看着这把刀,仿佛想到那天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,夏洛克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刀,只等着捅进她的身体,杀死这个妄想她的alpha。

“为什么呢,为什么没有动手呢?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想要知道这个已经呼之欲出的答案,和都抬手捏住夏洛克的手,骨节分明纤细的手被握在和都暖暖的掌心里,刀没有收起来,刀锋闪着寒光,像它的主人一样危险而锐利。
“如果,有一天和都变心的话,”夏洛克用另一只手勾住和都的脖颈,像最初贴近她嗅她的味道时那样,贪婪地汲取她的味道,就像一个alpha要标记omega时做的事情那样,轻轻咬住她的脖颈,“也许这把刀就会起到作用吧?”

最原始的abo世界里,一个alpha可以主动标记多个omega,可一个omega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。多么不公的准则,即使现在的世界,abo的区别越来越小,自然的规则却依旧束缚着人类。这是就算是夏洛克,也无法改变的自然规则。尽管现在社会里abo的社会身份区别已经没有那么厉害。

和都忽然明白夏洛克所说过的一些话,医生那个关于树上会落下多少苹果的问题,现在想来夏洛克的回答,趣味十足。

和都侧过脸,她只觉得夏洛克勾起的嘴角十分诱人,尽管正说出的话是十足的死亡威胁。
“果然……”

“夏洛克,那么以后,我们都只能属于彼此。”

也许再被问到树上落下多少苹果的问题,夏洛克就会有答案了吧。

番外~alpha和都的故事

生活总是让人觉得艰难而糟糕的。
拥有一个温暖美满家庭的和都直到转换的时候,都是这么觉得的。
她的父亲是一名alpha,母亲是一名beta,因为爱情而组成家庭。因为母亲是beta,不易受孕,所以夫妇两人很不容易才怀上了和都这个孩子,因此和都从小就是在父母关爱中成长。
由于父母都是很温柔的人,所以她的性格也像父母那样,是个十分体贴阳光的人。从小到大所有朋友对她的印象都是,“和都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呢。”“和都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非常棒的妈妈。”也有人这样说,想到自己的母亲,和都也忍不住幻想未来,如果自己有了一个孩子会是怎样的场景。
以后也只要像母亲那样,和一个像父亲那样好的alpha组成家庭。
这样的家庭,基本上诞生的小孩以后都会成为beta,成为这个社会里最普通的一员。
可到15岁时,和都的转换来临,她却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成为像母亲那样的beta。

没想到,她竟然是个alpha,在这个ABO世界里,最强势的alpha。

和都第一次看到自己出现的转变时,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,为什么?为什么偏偏会变成alpha?
最让她难过的是父亲,自从知道女儿成为了alpha,他就彻底变了。他不再像往常一样对女儿温柔宽容,开始逼着她做不喜欢的事情,让她努力学习,努力上进。

“我才不要当什么alpha!!”和都在父亲年前崩溃的喊道,换来父亲一个巴掌,白皙的脸上立刻肿起掌印,这是这位慈祥的父亲从小到大唯一一次对她动手。和都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。
“你是个alpha啊,是要有责任感的alpha,是面对一切的。”父亲这样说道。

后来和都如父亲所愿,成为了一个有担当的医生,但与父亲之间,却永远留下了无法逾越的鸿沟。和都考上远离家乡的医学院,进入东京的医院做医生。后来背上行囊,踏上战场做无国界医生的旅途。

当噩梦再次笼罩她,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绝望和恐惧牢牢捏着橘和都的心,在黑暗之中,和都仿佛看到面前有一个十六岁的孩子,倔强的握着手,看着她,目光中是无比的坚强。

所有的恐惧不安都像是被抚平,地域里的尖叫哭喊声都已远去,和都也平静地望向她。

我们都被困在并不期望的皮囊里,经历种种糟糕的事情。
可遇到你的时候,忽然觉得,也许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。

评论(19)
热度(110)

© 给我纸 | Powered by LOFTER